菜单导航

2013年北京卷的高考作文命题带给了我们什么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1日 18:10:24

  

 

考前,就有不少考生、家长询问我:2013年北京卷是否会写“中国梦”。也有不少考生干脆就写出了自己的“中国梦”,拿来给我看,让我评价,给出分数。这样的“中国梦”一直持续到昨天夜里。面对这样的情况,我都是坦诚地讲出了我的看法:我个人认为,2013年北京卷,出“中国梦”的可能性是很小的。大家把重心都放在了“中国梦”上,为此,我记得考前,我曾发了两条微博,希望适度纠偏,也迫切地希望大家不要简单理解高考作文的命题:

①这几天,不少高三学生都在赶着写“中国梦”,其实,这样的备考方式本身便深可玩味!

②临近高考,家长首先不要乱,不要慌,不要道听途说,不要草木皆兵。作文的发展,可能早已不像您理解的那样了。对孩子干预过多,可能会造成孩子不必要的紧张,甚至有可能是添乱。

我不聪明,但我有坚信;不如说是有希望。一个“希望”始终在我的体内蓬勃地生长着。这个希望就是:高考作文命题,应该避免对政治提法的简单捉蓦与符号化诠释;高考作文命题,应该避免对热点社会问题的简单捉蓦与符号化诠释。我个人以为,这是高考作文命题不断走向成熟与科学的必由之路,这甚至是我们整个民族与国家走向现代化与国际接轨的必由之路。中华民族需要不断地前行啊!我们每个人,看似在做一件普通的事情,其实都关乎整个民族的重要走向。

今天,有的考生家长一看到命题中的“科学家”与“文学家”的对话,立即就想到了杨振宁与莫言前不久的对话。于是新的疑问就有了:文章中如若没有提杨振宁和莫言,会不会就会减分。这样的疑问,让我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那年考的是“仰望星空与脚踏实地”,我清晰地记着,刚高考后不久,就有考试家长焦急地向我询问:孩子在文中,没有提到温家宝总理,这回作文是不是就要泡汤了?我清晰地记得当时我是这样说的:文中,是否提到温总理,对于这篇文章能得多少分,没有丝毫关系。提及,可能是低分,也可能是高分,关键是考生究竟写了什么。这样的问题,在今年又一次“重现”。我的看法依然是:在文中,是否提及杨振宁先生与莫言先生,对于这篇文章的得分,没有丝毫影响,提及了,可能是高分,也可能是低分。

我们今后的备考,应该更成熟,也该更科学。高考作文出什么题,不重要,也不一定猜得到,重要的是高三考生朋友掌握了什么,谙熟了什么,具备了什么。(此句出于笔者考前微博)“思己”远比“猜人”更重要!

无疑,2013年北京卷的命题为此做出了积极而有效的努力!为我们今后成熟而科学的备考,提供了有意义的范例。

通过作文备考,不断促进学生真实的发展,才应该是我们应该回归与关注的根本所在。我记得学生临毕业之前,我和学生说的是这样一段话:

你和老师学,甚至在你进入大学之后,不是学“百度知道”里的那些东西;而是通过体悟老师生命里的徘徊与绽放,最终发现自己。

高贵才看得见高贵,云儿才听得懂云儿,一颗心才能发现另一颗心。

对自我,对生活,日日的浑噩与漫无用心(大量做题和狂上晚自习,甚至不断补课,有时恰是一种退到壳里的状况,是一种逃避),不仅流逝掉了笔底的瑰玮奇丽,更重要的是养成了一种活法与态度。而活法和态度恰恰最为可怕。

在高三的时候,我还和学生说过:

踢开冰雪,春意朗然:朱樱青豆酒,绿草白鹅村。水满船头滑,风轻袖影翻。当我们用心去写的时候,我们便觉得自己与窗外无比浩大开阔的世界相关相连。我们的心宁静而跳荡,活跃而端庄。我们犹如鱼,游在了碧澄澄的海里。

用这样的一颗心,去关注“手机”,去关注“手机”带给我们的全新世界与深刻改变,有振奋,也有茫然;有欣喜,也有焦虑;有骄傲,也有恐慌……手机,让我们彼此之间更近了;手机,让我们彼此之间更远了!而这些,这一切,皆在平时,皆在我们的体悟中,皆在我们的生命里。

基于热点而又超越热点,引领学生关注人类与时代的宏大且根本的命题,让写作的源头扎根于生活与生命的深处,笔下的千言基于日常的所得所悟……这一切,或许就是2013年北京卷高考命题之于我们的一个重要启示与根本回归。

真想对2013年北京卷的高考命题说:不容易,有超越!

我的一个中国梦是:中国人,应该更轻松地活着!

(作者系北京四中网校主讲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