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开启新中国金融征程访现代金融史研究学者张徐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7日 10:09:27

  上海解放后,金融市场的管理、规范任务艰巨而意义重大。新政府制定了一系列政策,降低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秩序、稳定金融市场,进而激发经济活力。1949年,《华东区管理私营银钱业暂行办法》颁布,在业务范围、资本额数量等方面,对私营金融业做出严格限定。此后,通过不断努力,物价平稳,市场秩序规范,全国性的、统一的利率体系和管理体制也逐步建立。为了给工业和其他经济事业持续提供大数额的资金支持,私营行庄公司在国家银行指导下,成立联合放款组织。为适应经营环境变化,从1949年到1952年,历时3年,上海私营金融业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合并成立统一的公私合营银行联合总管理处。私营金融业的转型顺应了历史潮流,是行业发展的必然选择。

  上海解放后,随着接管、整顿工作的开展,原有的官僚资本金融机构收归国有,私营银钱业的经营秩序亟须重新规范。现代金融史研究专家、上海复旦大学副教授张徐乐认为,作为当时远东金融中心,上海金融市场的管理、规范任务艰巨而意义重大。日前,张徐乐给《金融时报》记者讲述了那段历史。

  

开启新中国金融征程访现代金融史研究学者张徐

  外滩今貌

  整顿金融秩序,稳定市场利率

  《金融时报》记者:接管官僚资本金融机构后,对私营银钱业采取了怎样的政策?

  张徐乐:私营金融业合法经营的地位及营业范围必须得到新政府的确认。于是,1949年8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区司令部颁布了《华东区管理私营银钱业暂行办法》。在业务范围、资本额数量等方面,对私营金融业做了严格限定。上海原有的私营银钱业机构,都必须遵守《暂行办法》,进行重新注册登记,并通过验资审核后才能合法营业。

  

开启新中国金融征程访现代金融史研究学者张徐

  中国人民银行华东区行出入证件——1951年

  根据当时私营金融机构的实际规模,该《暂行办法》对其最低资本额作出不同限定,比如:银行、信托公司为10000-20000万元,其中现金部分不得少于10000万元;钱庄为6000-12000万元,其中现金部分不少于6000万元。同时规定:银钱业信用放款数额不得超过存款总数之半;行庄存入及拆给其他行庄,不得超过其所收存款总额的20%;银钱业必须以现金向中国人民银行缴纳存款保证准备金,数额根据每周存款平均余额视金融情况按比例调整;存款应提取付现准备金。

  

开启新中国金融征程访现代金融史研究学者张徐

  中国人民银行华东区行干部培训结业纪念徽章——1953年

  该《暂行办法》对私营金融业营业范围也有严格限定,在坚决取缔非法投机业务的同时,还规定私营银钱业主要服务于私营工商业和个人;而公共建设、公共事业的金融服务,国营单位的存放款业务等,则由中国人民银行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经办,私营行庄不得涉及。

  以上这些规定,体现一个合法营业的金融机构应该具备的资质和应该遵守的原则,对于减低运营风险,维护金融秩序有极大保障;同时,也体现了新政府对私营金融业实施严格的监管政策。

  在规定期限内,绝大多数银行、钱庄和信托公司都完成了注册登记。比如,上海解放时有钱庄80家,其中77家完成了重新注册登记,这也说明新政府的相关监管举措是比较客观合理的,能够为大多数金融机构接受、遵从。

  《金融时报》记者:上海解放后,如何稳定金融市场,稳定利率水平?

  张徐乐:解放前夕,上海的金融市场利率由银行业公会、钱业公会和信托业公会三业公会内部协商制定,并报当时的中央银行业务局和财政部上海金融管理局备案。实质上,也可以说,当时的利率是由银钱业自行制定的。但在严重通货膨胀的环境中,对利率行市起主导作用的往往是暗息,不少私营行庄公司进行账外揽存和放贷,暗息屡禁不止,对利率行市有很大影响。

  上海解放初,市场利率仍是由三业公会联合制订,并报当时监管机构——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金融处核准。但从1949年9月6日起,三业代表联合组成的金融业利率委员会成立,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代表列席每日利率委员会会议,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参与了对市场利率的制定。人民银行华东区行和上海分行建立后,又出现了国家银行内部利率,这就形成了三种利率并存的局面。

  

开启新中国金融征程访现代金融史研究学者张徐

  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市分行活期储蓄存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