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这位上海市政协委员为何说“以后不能再发生这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2:10:34

  原标题:这位上海市政协委员为何说“以后不能再发生这样滑稽的事情了”?

这位上海市政协委员为何说“以后不能再发生这

  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发祥地,上海有着数量繁多、分布广泛的工业遗产。2009年出版的《上海工业遗产实录》,共收入工业遗产点290处,其中沿黄浦江和苏州河两岸呈连续带形分布的工业遗产,占到了整体的60%至70%。

  “我看现在苏州河沿岸的工业遗产还剩下三分之一,原来连片的很多都拆光了。”在6月29日举行的市政协重点协商办理“大力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提升城市软实力”提案专题座谈会上,市政协委员吴榕美不无惋惜地说道。

  为了对上海的工业遗产进行更好的保护和开发,今年上海两会期间,吴榕美等88名市政协委员曾联名递交提案,建议将上海黄浦江、苏州河沿岸的近现代工业遗产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据统计,截至2019年7月,中国已拥有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55个,而上海尚无一个世界遗产。在亚洲,仅印度和日本各有一个近现代工业遗产,而中国目前尚无属于世界文化遗产范围的近现代工业遗产。

  “一江一河工业遗产的申报是抢救性的,启动申报后,将有很长的路要走,但如果我们的工业遗产都被拆光了,那就连申报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在调研中,吴榕美发现,有的工业遗产已经将原先老厂房的机器设备拆除倒卖,“如果只有一个漂亮的空壳子,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是不可能的。”

  吴榕美举了一个例子,曾有啤酒厂将一整套老式流水线设备拆除当废铜卖掉,经人提醒后,又买回来重做了一套。“以后不能再发生这样滑稽的事情了。”在她看来,工业遗产不能进行破坏性改造,更不能全部清空,至少要保留一台老设备。“纺织厂的机器,钢厂炼钢的钢炉,还有发电厂的机组,都可以保留一点。”

  近年来,尽管从国家到地方不同层面,对工业遗产的重视程度与日俱增,但在实际操作中,工业遗产的保护仍面临不少难点问题。例如,由于经营断代、地块开发、企业重组等诸多因素,部分工业遗存不得不陷入湮灭无闻境况。

  此外,由于工业遗产的保护还涉及产权等问题,落实到规划层面,需要不同部门协同,但由于部分区域整体功能定位不明确,也并未形成独立的保护利用机制,也给相关执行部门带来了不小的难度和困扰。

  在当天的座谈会上,作为承办单位的市经信委相关负责人坦言,相关建筑列入工业遗产名录后,是否会带来开发上的不便;由于工业遗产保护利用的运维成本较高,若缺乏良好的“造血”机制,政府是否有相应补贴等等,都是目前存在的问题。

  对此,市经信委建议,要加快推进工业遗产资源的统筹梳理,同时建立多部门协同机制,包括市发改委、市经信委、市住建委、市文旅局等在内的部门联手合作,对全市工业遗产资源进行全方位梳理,形成系统化推进的目标、措施和细化任务。

  在座谈会上,市文旅局表示,下一步,将对已经被公布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和文物保护点的工业遗产加大保护力度,确保文物安全;对新发现的工业遗产点将采取有效措施,争取列入保护规划予以保留,并将在条件成熟时提升重要工业遗产的保护等级。

  栏目主编:张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