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03日 10:32:05

1月26日
星期二 晴
邓明功
鹤峰县公安局燕子派出所民警
一早邀约刘饶雄到清湖村、湖坪村开展“一村一警”工作,些许是去的早了些,逶迤苍莽的高山接连的几天雨雪,使得海拔1300米的马路上凝结了一层薄冰,路面上滑的很。冰渣就像一面大镜子被碾碎一样,交错而生。山的阴面,在光的折射下,冰挂沿着弯曲的公路内岩从天而降,鬼斧神工,浑然天成,远看犹如一面凝固了的水幕,那短短长长的冰柱如水幕伸出的玉臂琼指。近看,冰挂又犹如海底超大的白珊瑚,晶莹碧透,闪耀着迷人,神秘,诡异的白光。

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

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

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

冰挂
真是冰缩寒流,川凝冻霭啊!掰一根冰柱在手,冰的纯洁和透明将冰趣点亮,整个空间映衬其里,闪闪发光,熠熠生辉。
恰此时,我瞥见一根碗口粗的桂花树翻倒在路旁。凑上去一看,如伞状茂盛的枝叶被生硬的折断了数枝,深绿的树叶散落一地,褐色的树干被从兜部朝上褪去了巴掌宽条树皮,露出白嫩的树杆儿,树兜几乎全部被掀起来了,根茎连同泥巴一起裸露在外。
违和的场景激起了我和刘饶雄要一探究竟。现场并不复杂,倒地的桂花树,桂花树枝叶上深扎的印记,绿化带区域散落的塑胶壳,经分析,应该是一辆小车在此地掉头时,路滑失控撞倒了这棵碗口粗的大桂花树,致使桂花树的枝叶、根茎被破坏的面目全非,从现场来看,幸亏这棵桂花树,不然这辆小车会翻下桂花树身后一米高的坎。然人车应无大碍,这桂花树的确遭了秧,肇事者竟还扬长而去。

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

“这么大棵桂花树被霍霍成这样,真是可惜了!”刘饶雄边去扶桂花树边说道。“是啊,我们应该做点什么,让他重新长起来!”说完我拨通了所值班同志们电话。
大家都很给力,带着工具快速到达,挖坑、扶树、培土、浇水,一袋烟的功夫树就被我们重新栽种好了,事了拂衣去,大家拍拍手上的泥土,登车散去,我和刘饶雄二人亦继续前往湖坪、清湖开展工作去了。
车上刘饶雄说着:“邓教,你刚才打电话,我以为你是给公路养护部门打电话的了,没想到你是给所里同志打的,大家一来就把这桩小事给解决好了!”听完我笑了笑:“是嘛!毛主席曾经说过,荷花虽好,也要绿叶扶持,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我们一起一下就将它扶起来了,若时间长久,冰冻寒冷树必然会死。”饶雄接话说:“确实是的,我看我们今天做的这桩小事不小。”说完我和他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车继续行进,车窗外的树和山快速的向后隐去,脑子里又想起刚扶起的那棵桂花树,桂花树伤口已然愈合,枝杆擎天如伞,密密麻麻的叶子,一层挨着一层,不留丁点缝隙。阳光下,它把它全部生命力展示给我们看。

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


原标题:《警事日记︱ 一桩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