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那年春节,我和父亲都哭了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6:17:41

那年春节,我和父亲都哭了

我的日记—第1888天

每年到年底,都是我最忙的时候。

忙着工作,忙着发货。

今年也不例外。

20号晚上开始踏上返家路,这样一算,在泰安的日子还有8天。

所以,想要过年备年货送礼的,抓紧了,别再等我走了才想起这事(文末有产品链接)。

言归正传。

今年年中因为工作的关系,没有回家,母亲来泰安看病,算是一解相思之苦,而父亲,已经整一年没有见到巴金了。

每次视频,我都能感受到父亲在电话那头对巴金的思念之情,眼神中满是期待。

我想,得知了我们的返程日期后,父亲应该每天都会坐在日历前扳手指头算着吧。

10天、9天、8天......

我不记得我是否写过下面这件事了。

有一年春节,年三十的晚上,我帮着父母在包饺子,老弟在一旁看电视,那时应该是我结婚的前一年。

父亲这人,好开玩笑,随口说了句,等以后结婚有了孩子,就不能这样陪我们过年了,有了媳妇忘了娘啊。

那时我还小,对这样的话题格外敏感,本来离父母远心里就不舒服,让父亲又这么一说,我就炸了,顶了父亲两句。

父亲脾气也爆,更觉得委屈,毕竟养了这么大的儿子离开了他们身边,他把我臭骂了一顿。

我所有的委屈和无奈全都在这时涌了出来,我泣不成声。

老弟见状,忙把我拽到了门外,在车里,他开导了我很久。

他说,我就在那哭,等委屈全都哭出来了,我也就好了。

我独自在车里坐了一会,老弟回屋去哄父亲了。

当我再回屋的时候,发现父亲正坐在厨房里背对着我,用手背摸了两把眼角。

父亲也哭了。

这是我人生记忆中第三次见父亲哭,第一次是父亲将做生意赔下的外债全部还清,第二次是奶奶去世。

那一幕,虽不到半秒,但我永生难忘。

儿时的父亲,强壮到可以作出k-boxing的姿势,让我和老弟分别腾空,双手挂在他左右两侧的肱二头肌上,站在原地给我们转圈。

而今,那个落寞孤独的背影告诉我,他真的开始老了。

媳妇常和我说,等爸妈不再需要在东北做生意了,等他们真的开始老了,是一定要接到我们身边的,毕竟这里的医疗条件要远好于东北。你弟弟现在也不在家,两个人自己在东北是肯定不行的。

媳妇的担忧不无道理,有两次,都是母亲半夜生病,父亲独自一人带着她去的医院,有一晚还是瓢泼大雨,这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

但接到身边,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可以随时见到我们,见到朝思暮想的巴金。

心理上的煎熬,要远大身体。

和老弟有时聊天,我也会给他打气,告诉他好好混,争取在天津立足,那样父母不论跟着你我,见面都只是几百公里的事。

总是会有朋友问我,离家这么远,想家吗?

家是什么?

是冰天雪地的东北?还是母亲的那一手土豆丝卷饼?

我想家吗?媳妇也常问我这个问题。

我嘴里说着不想,但却每次都期盼着推开门的那一刻,看到父母喜悦的样子。

有挚爱的人,有思念的人存在的地方,就是家。

而今,泰安成了我的家。

我也希望并盼望着,未来的某天,泰安也能够成为我父母的家。

又或者说,任何城市,任何省份,只要我们一家三口所在的地方,都能够有父母的影子。

距离我回东北还有8天,备年货请点:南北干货、滋补佳品、坚果零食、养生茶饮、谷物杂粮、朝鲜族特色,总有一款适合你!

过年礼盒请点:16款礼盒套餐,价位从几十到上千,总有一款适合你!

上文:兄妹四个,没人愿意养老,还要卖掉老人房子把老人送去养老院

推荐: 大年初一,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