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记者手记】年轻医生永远松开了我们挽留的手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2:52:23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雷宇

  彭银华,这个外界唤作“英雄”的名字背后那个年轻医生的形象,是一点一点清晰起来的。

  1月28日,大年初四,我正在吃晚饭,习惯性地拿起手机,共青团武汉市江夏区委副书记缪璐发来一条信息——在江夏区,一个青年医生坚守隔离病区“近一个月”(实际时间应该是20天左右)。

  其中的一个细节打动人心:再过几天(正月初八),就是这个29岁的年轻人大喜的日子,办公桌抽屉里还放着没来得及分发的请柬。

  交流中才知道,这是一个刚刚确诊新冠肺炎的“白衣战士”,目前还被同事们善意地蒙在鼓里,不知道病情。

  “我们不是蹭热度,不是想搞流量。真是身边的人,想多给些肯定,让他重燃希望,快点好起来。”缪璐说。

  我相信这个“老朋友”的话。虽然至今未曾谋面,但有限的几次联系中,都能感受到她的干练和人情味。2016年武汉特大洪水中,她在堤防一线介绍情况的那通电话至今让人记忆犹新。

  在她的帮助下,我联系上医院的科室主任和宣传科长,得知医院正在不惜一切代价救治。

  他们介绍,大家眼中,这个小伙子内秀、爱笑。他一直冲在一线,一度连续奋战48小时,大年三十也只是跟爱人通了个电话。他说,“疫情不散,婚礼不办”。他说:“我年轻,我多干一点儿。”

  然而,医院暂时不希望报道涉及到他病情相关的内容。彼时,报道一个一线医生的病情,可能会引起很多人的担心。我们做了一个约定,有了好消息,第一时间联系。到时候,我们把这个年轻医生的责任和担当、青春与梦想和盘托出。

  当时,我的内心暗暗期盼一个奇迹,或许正月初八,对这个年轻医生会是一个新的开始。

  “青年医生情况怎么样?”2月8日,一直没有等到期盼中的消息,我给缪璐发了一条微信,内心有些忐忑。

  她秒回,“送至金银潭医院,精神状态还不错。”她还说,之前一两天,在一个科室内部的群里,彭银华回应牵挂他的同事,传递出这样一些信息,“体温目前最高是今天凌晨三点呼吸困难的时候,37.5。”“后面体温基本正常。”

  当时他的心情似乎不错,交流中调侃,“我确实需要在大伙面前说一句肉麻的话:陈主任真的是很煽情的人。”最后,他还打出了一个笑脸。

  2月15日,紧张的工作间隙,我又想起了那个婚纱照里一脸深情看到爱人的小伙子。他该好了吧?

  再次联系缪璐,情况似乎严重起来。“气管插管,用了有创呼吸机。”缪璐说。

  根据前期的报道观察,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没有太多交流,我们的心情都变得沉重起来。唯有祈祷。

  这些天,抗疫一线的工作总是忙忙碌碌的,有时候希望多一点,有时候又很沮丧。内心深处,总有一丝牵挂。

  “还是走了!”2月21日7点53分,缪璐发来了那个让人心碎的消息。

  对于爱人,推迟的婚礼再也无法举行,她还怀着几个月的孩子;对于父亲,这个靠助学贷款上大学的儿子是一辈子的骄傲;对于同事,是拼尽全力,最后眼睁睁看着“战友”松开了众多挽留的手……

  长歌当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