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我们能做的就是守护” 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余文娟发来战疫日记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30日 12:52:03

  原标题:“我们能做的就是守护” 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余文娟发来战疫日记

  中国甘肃网2月14日讯 据兰州晚报报道,2月13日,距离我省首批援鄂医疗队员出征已经过去了18天;距离第二批援鄂医疗队员出征已经9天了。余文娟是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老年病科的护士长,医院援鄂任务下达后,她和我省第二批医疗队员于2月5日星夜驰援武汉。本文是余文娟出征武汉前后工作之余的部分日记。

  “我是护士长,要给护理团队做好榜样”

  1月26日,甘肃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接到驰援武汉的任务下达后,我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我是护士长,要带头请缨,要给护理团队做好榜样,要用实际行动安抚那些忐忑不知所措、心情复杂的小姐妹们。”

  1月27日,第一批出征武汉的战友们与家人、同事们依依惜别。

  28日上午,他们与我省各级医疗机构队员共同组成甘肃省首批援助武汉医疗队赴武汉开展疫情医疗救治工作。我暂时留在原单位作为后备队员原地待命,可我的心已随着他们去了武汉那座陌生的城市。

  那几天,在单位时刻关注疫情信息,心急如焚。为了不让家人操心,我抽空偷偷为自己备战武汉准备行李。

  “出征武汉,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2月4日,中午接到上级电话,我省100名来自不同地市州的护理人员将组成第二批甘肃赴湖北医疗队出征武汉。爱人、父母,提着我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眼神复杂地送到楼下。“你是护士长,要多操心,把小狄照顾好,防护好自己。”出征仪式上,院长、书记,主任护士长们句句嘱托,科室同事们不舍的眼神,都让我深感责任重大。我对自己默默地说,完成任务,平安归来!凌晨1时,我们在夜幕下飞往武汉。

  2月5日,是到达武汉后的第一天,我们被告知分配到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我们开始熟悉工作流程、接受人员培训、分组排班、穿脱防护服再训练。第二天,我们继续反复练习穿脱防护服,加强卫生细节,心里默默给自己打气,努力掌握好基础知识,防护好自己才能去帮助别人。

  跟我们住在一起的还有四川援鄂医疗队,大家相互交流,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亲爱的战友,我们一直在一起!这一刻,我看到了抗疫前线医护人员的凝聚力和团结一致取得胜利的必胜信心。

  “从进舱的那刻起,我们的战斗警报已经拉响”

  2月7日,我们100人分成了7组,一组14人,我和狄婷分属的第六组上第一个班,是大夜班。凌晨两点到八点,从进舱的那刻起,我们的战斗警报已经拉响,战友们彼此之间提醒,认真穿好隔离衣,加强自我防护,时时注意手消毒。认真仔细地诊治和护理好每一位病人,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一丝不苟,为这场战斗努力奉献。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包括三个区19个医护工作站,700余名医务人员中大部分是护理人员,“方舱医院”收治的是轻症患者,我们每天进行巡检,指导进行生命体征观察、服药治疗、抽血、咽试子核酸采样等,如果患者好转痊愈,经过检测可以出院;万一病情加重,则需要立即转至定点医院。

  我们不是英雄,我们是老百姓心中生命的守护者。我们穿着防护服、戴着眼罩,他们看不清我们的脸,但我们能看到他们眼神里对生命的渴望,泪水一次次地模糊了我的视线,我们能做的就是守护。告诉他们要多喝热水,注意休息,放松心情,我们量体温、发药、安抚患者,嘱托要带好口罩,要吸氧,要转院,要出院

  ……

  我们在方舱和酒店两点一线,心悬一线地关注着疫情的信息;我们守在房间,却总感觉头顶悬着一把利剑;我们曾那么讨厌上班、聚餐和热闹,如今却那么渴望回到医院,回到人群,回到不戴口罩的人间烟火中去。原来,宅在家里独处的乐趣,很大程度上来自随时随地可以外出的自由。

  “只有经历了风雨,才知道彩虹有多绚丽!”

  上海医疗救治组专家组组长张文宏,谈到新冠肺炎最有效的药物时说:最有效的药物,是人的免疫力,病毒战争中,医护人员除了药物治疗,做得最多的其实是陪感染者一起熬,熬到病人免疫力恢复了,足以打败病毒的那一刻我们才能战胜它。

  所以,你的免疫力,就是你的护身符,我只有一个念头,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让我们都成了失去自由的隔离人,但我要努力照顾好自己,包括睡眠、饮食、情绪和心理,这就像随时储备好子弹,具备良好的心身状态才能更好地承担起抗疫前线的各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