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有关梦想与面包之间的决定的励志文章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8日 18:50:48

  “吴小姐,不是我无理取闹,但我的不幸,唉,都算是你造成的。”

  报告会后,有一位少妇样子容貌的女子走过来,对我这么说。一时之间,我有些恍惚……不会吧,我跟她的不幸有什么关系呢?怔忡了几秒钟之后,我开始猜忌面前这个模样端庄的少妇精力上有问题。然而,除了眉宇之间的淡淡愁容之外,怎么看她的眼神都与凡人无异。

  “你的可怜与我有什么关联呢?”我决议问到底。

  “是这样的,我先生是你的读者,他……本来是上班族,突然有一天,他辞了职,说他要追求自己的梦想,要跟你一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追求自己的人生。”

  “成果呢?”

  她说:“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失业两年了,原来还踊跃开发本人的兴致,会去上摄影、素描课程等,后来也没看他上出什么心得、培育出什么特长来,也看不出他的幻想到底在哪里。当初,我只看见他天天上网跟网友聊天,约喝下战书茶,唱KTV,动不动混到三更深夜……家里的经济只靠我支持。我也是个明理的人,一说他,又怕伤了他大男人的自尊心,或者成为妨碍他妄想的杀手。我想他这样下去,只能跟社会与家人之间脱节得愈来愈重大,我该怎么办?”说完,又重重地叹了一口吻。

  她的窘境还真辣手,在她叹气的那一霎时间,繁重的罪反感压在我身上。我想,我不是完整没错。

  我常在时写上“有梦就追”四个字。对我来说,有梦就追,及时地追,是我的生活立场。我总盼望,在人生有限的时间中,我们的缺憾可以少一点,成绩感和幸福感都可以多一点。错只错在我对“有梦就追”这几个字,说明得不够多。“有梦就追”,在实施上有它的庞杂性,特殊是在梦想与面包抵触的时候。

  寻求梦想,老是能让一颗心发亮。然而梦想与面包之间,自古以来常有些抵触存在。

  当我们看到一个人真心追求自己的梦想,乐意少赚点钱,多折点腰,我们也都有信服之情。比方,曾经当过电子新贵的工程师或捧着铁饭碗的上班族,决心离开待遇优厚但不再让他们快活的环境,去当摄影师、向导,甚至开一家自己想开的咖啡厅。

  我也意识几个很会画画的友人,本来在待遇不错的报社、广告公司工作,后来都决定分开上班族的轨道,回去当画家。这时,我毫不会用“画画是不能当饭吃的”来泼他们冷水,也都会祝愿他们:“有梦就追。”事实证实,他们都能用自己的天性画出一番天地来。

  我不认为梦想与面包必定相违反,本来只想追求梦想,但后来以梦想博得面包的人,大有人在。

  当然,有时候我们是在和事实,总还得靠点运气。运气不好的,可能像凡?高,生前连一张画都卖不掉,愁闷而终。

  不,凡?高不算是福气不好的。他好歹还有身后名,而且是响洪亮亮的身后名,这可不是每个艺术创作者都能享有的好牌位。还有数不清的画家,一样用了一辈子力气来画画,生前潦倒,逝世后也没在艺术史上占个小位子,基本被彻底地遗忘。

  追梦的自身是个,但也不是单纯的。你的才干愈高、主意愈周全、技巧愈无懈可击、教训愈丰盛、付出的尽力愈多,或者人缘愈好,赢的几率就愈大。

  每个人胜出的多少率并不一样。

  值不值得?就只有自己能断定了。赢了,通常还得感谢很多理解赏识自己的人,而输了,则不任何理由可以自怨自艾。无论如何,我确定人们追求梦想的信心,因为我们这一辈子,总该做些自己认为值得的事,只管旁人兴许会发出一些名之为“关怀”的杂音来阻碍追梦者的意志,但自己的人生总得自己负责。问题在于,到底你追寻的是梦,是幻想,还是只是白日梦?

  我不是没有泼过别人冷水,因为每个人情形不同。

  “你认为我应当辞职做个专业作家吗?”曾有位银行人员这么问我,“我想在家里写写稿子就好,印书就好像在印钞票,比我现在在银行当过路财神好。”

  “你破志从事写作多少年?开始写了吗?”我问。

  “我现在太忙了,我盘算辞职才开始写,”他说,“我以前作文写得还不错,被老师称颂过。”

  “我想,你最好考虑斟酌,”我忍不住说了,“因为,不像你设想这么简单。”我钦佩那些“肯定自己的梦想后决定辞职”的追梦人,却很怕那些“辞了职才想试探自己的梦想”的妄图者。后者因为想得太简略、做事太轻率,履行梦想的可能性切实太小了。

  如果然的酷爱写作,不用等辞职才写。等辞职才写或等辞职才想学某项专长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是在找借口脱离某个人生关卡,并不是真心追梦。这样的人,梦想失落伍只会变成愤世嫉俗;花太多时光愤世嫉俗的下场,就是一事无成。

  字人人会写,所以大家会感到写作比拟轻易。这么打比喻更好懂:咱们总不可能由于梦想当小提琴家,辞职后才开端学小提琴吧。

  那位转任摄影师还算的电子新贵,在他每年领巨额红利时,摄影作品早有奇特作风。变成画家的朋友,在当上班族时,本来就画得一手好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