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猛犸访谈丨邵丽:带着文学野心呼啸而来,两部长篇小说同时问世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1年01月26日 15:25:31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首席记者 梁新慧

作家邵丽出长篇了,且一出就是两部。一部是《黄河故事》,一部是《金枝》。

两部长篇,写的都是父亲母亲、兄弟姐妹,写的都是他们日常生活中的复杂,家长里短中的琐碎,平淡普通中的亮光以及人与自己、人与他人、人与生活的纠缠和争斗。

两部作品,都是作者从自己真实的情感体验出发,大气、深沉、丰富、精炼,这是一个时代的注脚,亦是一个时代的家国印记。

猛犸访谈丨邵丽:带着文学野心呼啸而来,两部长篇小说同时问世

邵丽带着她的文学野心,呼啸而来。她给了我们惊喜,亦让我们万分期待。

2021年元旦前夜,河南省文联主席、河南省作家协会主席邵丽出席“2021新年河南文学之夜”活动时,接受了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的采访。她说,一年创作两部长篇,被不少人称之为“井喷式”写作,而她相信,这种写作还将持续,对于还不成熟的自己来说,她将不断超越和跨越,力争成为一个更好的作家。

猛犸访谈丨邵丽:带着文学野心呼啸而来,两部长篇小说同时问世

【一】《黄河故事》以深沉的慈悲和耐心,呈现出寻常百姓的梦想之光

《黄河故事》叙写的是一个家族的秘史,而这个秘史在追溯父亲死亡真相的过程中渐次清晰。这是一个关于逃离和回归的故事,是一个残忍和温暖的故事,也是一个弥合伤疤和精神溯游的故事。

在这样一个故事中,“我们家”不仅仅是“我们家人”,同时也是生活在黄河岸边的“小人物”,每一个“小人物”都有着像黄河水一样浑浊而奔腾的一生。

作家通过叙述姚水芹、李轩、泥鳅、乔大桥等以及“我”的家族的“人物志”,揭示生活表象下面的真相。他们就是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人,就像黄河中的一滴滴水,每一滴水都是一张碎片,一张张碎片的拼凑便成了我们的“黄河”。

他们倔强、努力、痛苦、悲伤、幸福,每一个人都有着独特的经历,而每一个人都不是非好即坏,而是痛苦中含着幸福,悲伤中含着愤怒,倔强中含着梦想。每一个人都有一口气,一口气后面是家族关系的盘根错节,是生活中的密密麻麻。

这部“黄河故事”,反映中国人的伦理生活和中国家庭的情感结构。因此,它是典型的“中国故事”,见证着中国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作为《黄河故事》的出版方,河南文艺出版社认为,作家从自己真实的情感体验出发,在寻常百姓的情感轨迹与生活变异中,以深沉的慈悲和耐心,呈现出寻常百姓的梦想之光,作品由此承载了苍劲的现实力量。

去年6月,《黄河故事》由《人民文学》首发。《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如是评价邵丽:你戳中了我的痛点。

之后,《小说选刊》、《小说月报》 、《北京文学》、《思南文学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争鸣》、《长江文艺》等纷纷刊发。截止去年12月底,《黄河故事》还入选了好几个非常重要的年度文学榜单,包括中国小说学会的榜单、十月文学榜、收获文学榜。

评论界认为,这一方面是邵丽本能地、自然地想要写的,并且调动了她多年的生活经验、情感的积淀;另一方面是当下这个时代特别需要的书写。两者很好地、水到渠成地契合在一起,成为2020年中国文坛的重要收获。

猛犸访谈丨邵丽:带着文学野心呼啸而来,两部长篇小说同时问世

【二】“当你读懂了一条大河,你就懂得了世事和人生”

其实,关于父亲的话题,邵丽写了很多。

在她的许多作品里,父亲要么是主角,要么是配角,直到在《天台上的父亲》里,他自天台上“如一只笨鸟般从上面飞了下来”。邵丽以为可以做一个了结了。

实际上,关于父亲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他总是不经意间像一个飘浮者,不远不近地出现在她的生活里,让其欲罢不能。

去年疫情期间,蜗居在家的邵丽准备写一部中篇,至于主人公,她突然想到其作品《挂职笔记》里写的那个伙夫“老三”。

“老三”是邵丽遇到的一个真实人物,职业是厨师。用平常的眼光看,他身上几乎找不到多少优点,但在做饭这件事儿上,他敬业到极致。

即使最卑微的人,也有自己的梦想。也许那梦想如风中之烛,捧在手心里小心地呵护着还难以为继。但唯其卑微,那光才更纯粹更纯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