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抗美援朝前辈的故事:一段往事的回忆 一种精神的传承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01日 11:21:02

中国航空报讯:曾经,他们在朝鲜战场浴血奋战;后来,他们投身祖国的航空事业,成为航空人的一员。近日,航空工业所属多家企业举行为曾参加抗美援朝的老战士颁发纪念章仪式。把“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佩戴在他们的胸前,那是对英雄的崇高敬意。一枚勋章,是烽火岁月的回忆,更是对晚辈最好的教育。在前辈的讲述中,今天的航空人对精神和使命有了更深的认识。

朱永华:爸爸是“最可爱的人”

小时候调皮,总是趁爸妈不在家的时候东翻西找,看看他们藏了什么宝贝?

终于有一次我翻出来了好多纪念章,其中有一枚很特别的纪念章,仔细辨认,上面写着“抗美援朝纪念”,后来才知道我的爸爸朱克昕在高三的时候响应国家号召,1953年初被选派到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实战锻炼,来到鸭绿江边的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指挥所情报总站工作。

爸爸说,虽然那时中美实力悬殊,但联司指挥所对美空军的实力部署及活动规律却掌握得很全面,当时美军驻冲绳岛和关岛的B-29战略轰炸机的攻击目标就是我空军保卫的主要战略目标,一是鸭绿江大桥——志愿军后勤供给的咽喉要道;二是鸭绿江上游的拉古哨水丰发电站——它供给我东北地区和朝鲜的工业用电。当时B-29只有夜间才敢来袭,用导航仪导航,用雷达瞄准轰炸,它进入鸭绿江上空时,受我军地面密集的高炮火力猛烈阻击,使其无法保持正常的高度和航向飞行,干扰它对目标准确瞄准投弹,往往无功而返。期间,我空军也迅速起飞迎敌,但是,由于我夜航歼击机没有搜索瞄准雷达,夜间难于发现目标,有时反而使我机处于危险态势,因没有有效手段消灭B-29,我空军保卫的两大战略目标始终处于危险之中。当时,我空军指挥员多么想有航空雷达啊!这让我深感武器装备,特别是航空雷达对空军的重要性。正是这段抗美援朝的经历让我对航空雷达的威力感到神秘,我总想进一步了解雷达的奥秘。

我一边出神地听着爸爸当年抗美援朝的经历,一边脑补着抗美援朝电影里的画面:敌机被我军高射炮密集的炮火击中,冒着黑烟爆炸起火;还有指挥所里年轻的作战参谋正拿着计算尺俯身在巨大的作战地图上比画着、标注着。

后来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了,爸爸又回到了中南军区防空司令部,再后来爸爸凭着自己的努力从部队考上了哈尔滨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成为我国早期航空雷达专业的大学生。

爸爸一生都从事着航空雷达的研制,航空雷达事业也成就了他的人生,他兢兢业业、科学严谨的工作作风,严格自律、淡泊名利的生活态度,深深影响着我们一家人。我年轻的时候曾经问过爸爸,你为什么要从南京14所调到成都10所?又为什么要去那个离城很远的内江607所?留在南京或成都不好吗?你难道一点也没有为妈妈和我们姐弟考虑过吗?爸爸回答我说:我从没忘记抗美援朝时期我空军对航空雷达的渴望!只要让我干雷达,到哪里去我都愿意!爸爸的回答深深震撼了我,从此我理解爸爸航空报国的坚定信念。自从我6岁跟妈妈来到四川内江,跟爸爸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多,他长期在外出差、试飞,最多的时候一年有8个多月在外,爸爸总说这辈子亏欠了妈妈,亏欠了我们姐弟,可我要对爸爸说:爸爸,您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是我们的骄傲!

如今,我们作为航空工业的一员——雷达人,我们会继承父辈们开创的航空雷达事业,为雷达所美好愿景、为航空工业的腾飞,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出应有的贡献。

杨小平:“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我可爱的老爸最喜欢唱的歌曲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他每次唱起这首歌真的好精神、好神采奕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正是当年志愿军战士奔赴朝鲜出国作战的初心所在。

我的父亲杨树春是1951年12月28日,背着背包步行跨过鸭绿江,在冰天雪地里每天行军70里路。第三天就遭到美国飞机的空袭,死伤很多人。第四天起,志愿军改为夜间行军,每天晚上都要经过飞机封锁线,历经20天到达朝鲜前线。在1952年,四打无名高地取得胜利时,无名高地早已变成焦土,弹片、人骨头到处都有,这场战争的长期性、残酷性、艰苦性和破坏性,证明了美帝国主义凶残和反人类的本质。在朝鲜除原子弹外,他们把所有武器都用上了,如细菌战、毒气弹、凝固汽油弹等。和父亲一起参战的很多战友都献出了生命,父亲说自己很幸运,能够活着回到祖国,看到今天国家的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