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從哲學角度解析《紅樓夢》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9:18:01

從哲學角度解析《紅樓夢》

《入世與離塵:一塊石頭的游記》 王博 著 三聯書店

從哲學角度解析《紅樓夢》

87版《紅樓夢》劇照

近日,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王博的新書《入世與離塵:一塊石頭的游記》由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推出。全書文字扎實,文筆深沉,文思飛舞,既有妙想,亦有領悟,相信能帶給讀者不同的閱讀感受。

  用哲學視角

  解讀和思考《紅樓夢》

王博坦言:小時候不喜歡讀《紅樓夢》,倒是覺得《水滸傳》《三國演義》《西游記》更有吸引力﹔而“人到中年,有些熱鬧的東西褪去,一些清冷的東西慢慢走近”,反而開始認真閱讀起《紅樓夢》來。這些心得,在繁忙之余“斷斷續續地記錄下來,有時候在小范圍內與朋友或學生談起,經常受到大家的鼓勵”,於是就有了這本《入世與離塵:一塊石頭的游記》。

作者王博是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主要著作有《老子思想的史官特色》《簡帛思想文獻論集》《易傳通論》《庄子哲學》《中國儒學史·先秦卷》等。他眼中的“紅樓”自然帶上了哲學的色彩。如開篇關於“書名和意義”的討論,就指出《石頭記》《情僧錄》《風月寶鑒》《紅樓夢》《金陵十二釵》這五個書名,分別突出了心靈、情感、欲望、世界和生命的不同維度,各有其用意。而把“金陵十二釵”理解為十二種生活方式,也與哲學不無關聯。

王博從紅樓的布局、立意、詩句、用字等方面來細解紅樓,揭示《紅樓夢》“夢幻”和“萬境歸空”的主旨。體現在小說中,整部的故事在象征假的世界的賈府中展開,而作為歷史象征的“史”、權力象征的“王”、財富象征的“薛”都匯聚於此,四大家族的設計用心呼之欲出。從權力、財富、歷史,再加上李紈代表的理、秦可卿代表的情等,這個世界最重要的元素都成為作者呈現“夢幻”和虛假世界的基本素材。情之無根、理之冰冷、財富的來去、權力的升降、歷史的筆削,都顯示出這個世界的變幻無常,《紅樓夢》的整個書寫都圍繞著這個主題。

  “十二釵”

  對應十二種生活方式

全書結構以金陵十二釵展開,用寶玉收結。既各篇獨立,可分別閱讀﹔又一氣呵成,多元一體。

十二釵中,開篇即講“賈府四春”。這不僅由於她們是賈府的四姐妹,血脈貫通﹔更重要的,不如此則不足以表現蘊含在四個生命之中的從生長到收藏、自盛而衰的完整歷程。從元春的榮耀開端,迎春的軟弱無力,到探春和惜春的一聲嘆息,賈府百年的歷史被壓縮到一個短暫的時間之內,濃縮在四姐妹的生命之中。

這條線索,對於表現賈府的盛極而衰以及生命的終極意義十分重要。“四春”名雖四人,實則一體。元春和探春同為王妃,代表的是春天的燦爛和秋天的絢爛,正是兩個最奪目的季節。其為爛也同,而其境其心不同﹔迎春和惜春似乎都有些弱,但迎春是弱而懦,惜春則是弱而剛,其為弱也同,而其迷其悟不同。

除了元春和探春、迎春和惜春,接下來的八位,從李紈到黛玉,保持了第五回提示的人物之間兩兩相對的設計。比如秦可卿和李紈分別代表著“情”和“理”的生命,湘雲的“本色”對著妙玉的“做作”,黛玉之“有情”襯托著寶釵的“無情”等。

十二釵,不僅僅是十二位美好的女子,而是十二種現實的或可能的生活方式,每位讀者都可以在金陵十二釵代表的不同生命中,發現自己的身影。借助於金陵十二釵不同的類型,作者進行的是具體而普遍的生命之反思,追問的是永恆的生存意義。

  “入世”與“離塵”

  即“真假”與“有無”

寶玉作為全書的主角,放在最后討論,壓軸出場,因“通部情案,皆必從石兄挂號”,沒有寶玉,就沒有《紅樓夢》﹔沒有寶玉,也無法歸結《紅樓夢》。

作為一位“正邪兩賦”的人物,“玉”是寶玉生命的標志,也是他一生的困惑﹔既是他前世的印記,也是和這個世界連接起來的橋梁。金陵十二釵乃至整個紅樓世界,都是寶玉因煩惱而求解脫、由情欲而得覺悟的道場。也因此,《紅樓夢》是一部悟書,其“悟”的完成,是通過入情來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