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三叉戟》:永不言棄的生命哲學與兄弟結義的倫理創新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9日 19:15:41

原標題:永不言棄的生命哲學與兄弟結義的倫理創新——評電視劇《三叉戟》

  電視劇《三叉戟》為何可以豆瓣獲得高分8.3?皆因它主題新穎、深扎現實,人物鮮活、如在近旁,敘事豐富、類型多樣,觀眾不由地連續追劇,鍥而不舍,接近尾聲。

  身體走下坡,精神不言棄

  《三叉戟》首先通過對三位中年警察的動態描述,探討了物質生命與精神生命的相互關系:

  當年在刑警隊“所向披靡、戰無不勝”的“三叉戟”成員“大背頭”崔鐵軍、“大棍子”徐國柱、“大噴子”潘江海中年之后逐漸退居二線。陳建斌飾演的“大背頭”由探案一線轉做后勤﹔“大棍子”徐國柱在基層派出所當巡警﹔“大噴子”潘江海從刑警隊轉為預審室預審員。他們被邊緣化,既有年齡身體原因也有形勢的不斷變化。現實面前,三叉戟是在事業上聽天由命,就此下坡呢?還是心有不甘,東山再起,重振雄風呢?馬斯洛認為人的生命具有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情感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實現和自我超越的需求,連老年人都在追求老有所為,老有所用、老有所成,老驥伏櫪,志在千裡,《三叉戟》中的這三位中年警探更重視自我實現,更看重的是事業上的成就,最忌諱別人說自己跟不上時代,如何在被邊緣化的情況下改變自己持續下降的成就感,恢復自己的心理青春,重啟自己的雄風和志向,如何讓精神生命逆反物質生命的下行開始頑強的上揚,這是《三叉戟》秉持的生命哲學,崔鐵軍的老婆張華批評丈夫退居二線后的生命狀態:“一個人最容易被打敗的,就是自己,最難戰勝的也是自己,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如果在戰場上,你就是一個逃兵!”張華一看他有點沮喪,進而鼓勵他:“我還想當最美警嫂呢!”崔鐵軍被刺激后反而一頭扎在老婆懷裡,這是他從心底裡接受老婆批評的本能反應,他們將正視自己的處境,力求改變自己的困局,內心希冀著人生境界、人格尊嚴、自我價值最大實現和絕境沖刺。

《三叉戟》:永不言棄的生命哲學與兄弟結義的倫理創新

  新時代的三結義傳統倫理再創新

  古典名著《三國演義》中的桃園三結義、 香港電影《英雄本色》中的兄弟情,這些中國文化中的傳統倫理和集體主義精神在《三叉戟》裡重新得到體現,不僅傳達傳統文化中的兄弟之情,更重要的是它完成了古代倫理的現代化轉化和創新。

  首先,“三叉戟”的價值觀相同,他們都有職業的高度自豪感。潘江海告訴女兒,當人民警察就是因為這份職業的崇高感,他的自豪感隻在警察崗位上。盡管女兒身患腦瘤急需用錢,盡管妻子多次逼迫他盡快辦理離職手續,但他還是找各種借口拖延辭職這件事。這不僅是不甘心於江河日下,不甘心再次失敗,亦是內心堅定的使命感,借用“大棍子”一句話——“為了錢離開自己熱愛的破案崗位就沒勁了,掙多少錢是個頭啊”。其次,“三叉戟”深知彼此的脾氣性格,工作上取長補短,行動上配合默契,符合當今公安系統裡刑偵警務改革的探組制,更有利於發揮每個人的長項和小集體破案優勢。這與現代經濟運營中的“合伙人”概念極為相似,通過小集體的合力,構建自己的人生夢想﹔第三,這種小集體組合建立在兄弟情義的基礎上,彼此尊重對方的個性和長處,理解兄弟性格品行的主流,容忍兄弟的缺點,有助於每一個體的長項繼續提升,有助於其個性的充分拓展,有助於從國家利益和安保大局出發的善意糾偏,有助於將“統一行動聽指揮”變為個體的自覺自願,有利於理解兄弟在該堅持原則的時刻和地點,不顧情面地堅持原則﹔其四,兄弟間的情誼,可以不計前嫌,不計小事,及時道歉,解除誤會。“三叉戟”對戰友亦是前輩的夏春生深厚感情,因為尋找殺害老夏凶手的共同意願重新走到一起,在花姐的幫助下,他們看了大哥遺留的視頻,更加知道彼此在生死危機時刻的浴血相幫和兩肋插刀,解開了多年未能解開的心結﹔潘江海給某公司董事長出錯了主意讓徐國柱蒙受屈辱,但他及時道歉,敢於認錯,得到了徐國柱的不計前嫌﹔崔鐵軍主動為徐國柱違反抓捕程序承擔責任,徐國柱嘴上不領情,但心裡很感動,更為自己的不冷靜懊惱不已。最后,因為三人身在同一年齡段,共同面對著挑戰與壓力,遇到突發事件有事會無法冷靜分析、容易做出錯誤判斷,甚至出現極端行為,而這個相互默契的小集體的互相提醒、及時相勸,規避了單打獨斗時會出現的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