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京昆对话“梅兰芳”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1日 11:22:15

    今年紫金文化艺术节期间,江苏省京剧院、江苏省昆剧院相继推出了与梅兰芳有关的原创剧目。一部是以梅先生抗日时期蓄须明志为主题的京剧《梅兰芳·蓄须记》,主演特邀新晋梅花奖得主、上海京剧院著名老生傅希如,10月22日上演;另一部则是10月9日晚刚刚首演的昆剧《梅兰芳·当年梅郎》,讲述了梅兰芳先生1913年首度闯荡上海滩时的故事,省昆当红小生施夏明主演。

    京剧大师梅兰芳的艺术形象首次被搬上故乡的戏曲舞台,且有京昆两种演绎,令人称奇。10日晚,新华日报昆虫记戏曲工作室策划了“京昆对话《梅兰芳》主创分享会”,且听主创们怎么说——

    【编剧篇】

    为何选取梅兰芳少年往事作创作主题?

    昆剧编剧罗周:

    当年梅郎唤醒我们,每个人心中永远的少年。

    接受京剧大师梅兰芳题材的戏剧创作于我来说是个大考验,以昆曲来演绎梅先生,对整个主创团队而言,也是一次大挑战。之所以迎难而上,一方面,是以我们创作的虔诚向梅先生致敬,也致敬他与昆曲的深厚渊源;另一方面,江苏是百戏之祖昆曲的发源地,亦是梅兰芳先生的家乡,这个剧目,就像沿着时间之河回溯源头的一次相逢。

    阅读了大量材料后,我发现梅先生在他的《舞台生活40年》书中特别谈到,第一次进上海滩演出是他生命中一个关键时刻,且这一时期也存在许多非常有戏剧性的素材。另外,史载梅先生平生仅返乡一回,即1956年他携家人至泰州祭祖并献演《贵妃醉酒》《霸王别姬》《奇双会》《凤还巢》《宇宙锋》等梅派名剧。于是,《梅兰芳·当年梅郎》便以此为切入点,展开双线结构,以年方20的梅兰芳初登上海滩为全剧核心,抚今追昔、歌生悼死。最打动我的,并非梅先生上海一炮而红的灿烂荣名,而是他走向那个舞台、伫立于那个舞台的跌宕起落。最终,所有的支持与猜忌,都化作前行的力量,使他成为了更好的自己。

    这样的谦逊、勇敢、昂扬、坚毅,是梅先生的少年时,也是每个人都有过的少年时,是哪怕行至千里之外,历经数十载风雨,都令人不敢忘怀的:我们心中,永远的少年。

    为何采纳梅兰芳蓄须明志的故事?

    京剧编剧罗周:

    蓄须明志是一种亮相,是艺术和人格对于战争的战胜。

    昆剧剧本之后,泰州有关部门依然想做一部京剧《梅兰芳》,邀请我创作。我仍以梅先生1956年返乡祭祖演出为切入点,从史实、题旨、演员、戏剧性等多方面综合考量,选定了抗战时期梅先生蓄须明志的故事核心,架构戏剧,塑造人物,充实细节,完成了《梅兰芳·蓄须记》的剧本。

    从内容上看,这是个抗战剧,但又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抗战剧,我们关注的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在战争背景下的坚守与抗争。艺术没有国界,但艺术家有他的祖国。我将注意力更多地投放到梅先生内心两种真切的力量所形成的巨大张力上。一是在日军重重的威胁进逼下,先生坚持民族气节,绝迹舞台,另一方面,是要一个正值壮年的艺术家离开舞台,他有多么痛苦!梅先生的伟大,恰恰在于他不但没有因为痛苦而放弃、而让步,更以他的襟怀素养,以他对艺术的热爱与追求,以他饱满强劲的艺术力量,战胜、超越了这种痛苦,成为更好的自己,走向他人生的艺术的新高度。

    梅先生的蓄须不是权宜,而是抉择,不是闪躲,而是直面,是一次特殊的、精彩的亮相!是抗战时期全中国意志的亮相!它不但彰显了先生的气节,也显示出他对胜利的期许与信心!

    【导演篇】

    昆剧如何塑造京剧大师?

    昆剧导演童薇薇:

    实践证明,昆剧演绎梅兰芳另有一番味道。

    同为戏曲人,梅兰芳是我十分崇敬的大师。记得我8岁时,曾由梅大师亲授过一整套《霸王别姬》的虞姬剑舞,因此,当接到执导昆剧《梅兰芳》的任务时,顿觉缘分奇妙。

    昆剧演出现代戏,又塑造这样一位大师级人物,的确困难重重。在排练中,针对念白究竟用韵白还是京白,我们研究了很长时间。我希望这个戏中,念白更贴近生活一点。但考虑到昆曲这个古老剧种有特定的韵律和格律,所以最终确定,几位主演仍以韵白为主,其他角色则根据人物属性夹杂着用些方言进来,比如苏州话、上海话等。

    在表演上,昆剧传统戏非常规范,逢歌必舞,身段动作须配合音乐唱腔。但现代戏不穿水袖也不着厚底,所以必须要做简化。我们根据人物性格、戏剧色彩,做了一些探索,在借鉴昆曲特有表现手段的同时,尽量靠近现代元素。比如梅兰芳和黄包车夫的那场对手戏就非常棒。从剧情看,迷茫踌躇中的梅兰芳,从底层人物身上找到了前行的动力;从表演上看,我们没有让真车上台,而借鉴了传统昆剧的虚拟手法,仅用一根麻绳、一盏油灯来指代黄包车,车行车止、转弯抹角完全靠演员的脚下功夫来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