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情感节目兜售婚外情等离奇故事 女性是主力消费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30日 09:59:34

  ●情感数据: 2006年情感节目广告收入超过40亿元,近年来,广告价格水涨船高,2012年保守估计超过50亿元。

  ●消费群体及心理:中等阶层以及低收入群体,其中又以已婚女性为主,小市民的庸常趣味和窥私癖需要被满足。

  ●商业逻辑:电视台之所以卖力兜售婚外情、不伦恋、畸形恋等离奇故事,一是在电视语境下情感娱乐化,恶趣味流行的表现形式;二是以女性为主要消费群体的电视节目,需要满足的是她们的情感需求和猎奇心理;更重要的是,赚眼球的节目带来的是源源不断的广告收入。

  ■文/本刊记者代永华

  如同在韩剧中,财阀家族、不伦之恋、身世之迷等被评为不可或缺的三要素,在娱乐至死的电视情境下,赎卖感情、出卖婚姻、消费爱情同样是三张王牌,而性、背叛、暴力则是最吸引眼球的要素。

  女性是主力消费群

  某日,女人发现未婚夫每个月给前女友寄3000块钱。暴怒之下,带着自己的追求者,逼迫未婚夫在前女友和自己中二选一,不然就要跟着追求者走。这未婚夫解释,前女友因为跟他分手得了抑郁症,没工作,所以一直照顾她。这时候,前女友也来了,劝他们和好。结果这未婚夫还挺拧,留下了准备结婚的新房钥匙走了。前女友留下了未婚夫每月给她打钱的卡也走了,那个追求者说我知道你利用我可我就是爱你,留下戒指也走了。这是东方卫视《幸福魔方》某一期的剧情。

  37年前,一个叫何孝先的人生病去世了,留下了妻子邓芝南和儿子何华。37年后,他们家来了一个陌生男人,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竟声称自己就是那个已经死去了37年的何孝先。各种匪夷所思,各种吊诡桥段,各种照片、身份对比,儿子始终不信,但妻子却深信不疑。悬疑小说也莫过于此。到最后真相大白,这个“何孝先”原来是个流浪汉,偶然遇到了邓芝南,并有了感情,两人为了生活在一起,就编出了这一出死而复生的大戏。这是贵州卫视《人生》某一期的剧情。

  类似的故事每天都在电视上上演,从《金牌调解》、《幸福魔方》、《人间》、《人生》、《8090》等情感分析类节目,到《非诚勿扰》、《我们约会吧》等相亲交友类节目,复杂的人生,匪夷所思的情感观,像幻灯片似地在观众眼前匆匆闪过。

  有人怀疑故事和人物的真实性,其情节之曲折、叙述之流畅、表演之老到,非详加编排不能为;有人怒斥这些节目的庸俗、媚俗、恶俗,婚外情、不伦恋、畸形恋等离奇故事,怎么离奇怎么来;更有人呼吁把它们全都取缔了、封杀了,因为这不符合社会“主流”价值观,被停播的节目也数不胜数,不过前仆后继者,从未灭绝。

  其实,完全不必大动肝火,真实性多少也不必纠结,因为即便对自己的现实生活你都不一定做到100%真实还原,何苦要求电视节目呢?电视节目可以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也可以来源于生活等于生活。用波兹曼的话说,电视的一般表达方式就是娱乐,一切公众话语在电视的呈现形态下,逐渐形成一个娱乐至死的情境。

  既然是娱乐至死,电视台就是一个娱乐台,提供娱乐内容,电视的主流消费群体就成了被娱乐的对象,因此需要抚摸到他们的兴趣点。

  每周六晚,小杨都会守着电视机,等着看一档情感类电视节目。作为一个奔三的都市女白领,小杨有些生活阅历了,但是依然会随着电视节目中的悲欢离合而情绪波动。

  同时,隔壁退休在家的张大妈也会锁定在这些家长里短、情感分析的节目上,一边感叹故事的荒诞不经、世风日下,一边打发无聊的时间。

  当然,电视机面前还会有其他各种形形色色的面孔,从农村到城市,从人到中年的都市家庭主妇到新步入社会的年轻女性……情感节目的消费群体锁定在中等阶层以及低收入群体,其中又以已婚女性为主。

  事实上,随着女性经济和社会地位的提高,在目前全球范围内女性经济已经占据了主导作用:女性每年购买的消费品占全年18.4万亿美元总消费的64%;美国女性已经掌握了美国一半的财富;未来五年中,女性也将在全球创造约5万亿美元的新增收入。

  因此,电视台围绕着女性来做文章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更何况,在中国,遥控器几乎都是掌握在女主人的手上。

  波士顿咨询公司在《女人想要更多:如何占领全球迅速增长的最大市场》一书中做了一个调查,令人惊讶的发现是,在女性看来,最能让她们高兴的东西依次是宠物、性和食物;女性最想要的东西是多点时间(钱和爱情排在第二、第三位);当被问道:“你的丈夫或伴侣做什么最令你们开心”时,她们的答案是:和我约会、做家务、听我抱怨而不是试图解决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