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迎着朝阳,走向上海

作者: 新华文学网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6日 11:21:54

迎着朝阳,走向上海

  去年十二月份,他开着小车,载着女儿和妻子,回到了家。除了看看在家年迈已高的父母,其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回到他一生的母校,也是他中唯一的母校。

  黎岚小学于1984年开始规划新建,仅用了两年时间,就建筑成有花园、一栋教学楼、一栋学生宿舍、一座学生食堂的小学。1986年5月13日,黎岚小学正式竣工,很多村里的乡亲和县镇重要领导都参席这场欢庆仪式。就在当天,县教育局局长宣布决定,黎岚小学将于今年9月份正式招收新生,并初步预定为200人。话音落地,迎来了热烈掌声。在这样一个贫困落后的乡村,建立一个属于村民自己的学校,实在太不容易。乡亲们期待了很久,也在以前子女他镇就学、学费太贵、路途遥远等问题,向镇里和县里的领导反映过很多次,但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如今期待已久的小学在自家村里建成,那种兴奋和感动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那一年八月份,他刚满六岁,父母就将他送到了黎岚小学。作为建校第一批入学的新生,这种优惠和荣誉是极具象征性的,父母为此感到荣幸。看着身边那些在家耕田种地的年轻人,父母似乎想到了自家孩子长大后的另一番模样。他一定是一个有知识、有文化,有着教书先生风范的知识青年。回到家里还时不时的拿着一本书,翻开其中一页,为父母讲述这其中的和道理。想到这里,父母总是微笑一下然后回归平常,但脸上绽放的笑容还是掩饰不住那份对孩子未来的渴望。以后的日子里,每天下午听到孩子一句话:妈妈,我回来了.他们总有说不出的和感动。在他们那一代人里,入学读书是艰难的,他们没有进过学校,现在作为苦耕农民,便把希望寄托在了孩子身上。优美散文

  他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弟弟还小才三岁,就没有读书。两个妹妹比他小四岁,上学的话也还很早。家里还有爷爷和奶奶,年纪已高,但身体都很健康,年轻时候做过很多苦力,老了自然也很有精神。对于这样一个大家庭来说,父母的负担是很重的,每天都要起早贪黑,为他挣钱上学、照料他们的衣食起居,有时候,他们几姊妹中其中一个生病,都要折腾好一阵子。对于多数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来说,童年是享受父母的天伦之乐。可他不一样,他很懂事,每天早上上学他都起得很早,尽量多帮助父母做一点。放学回来后,第一件事情,他就是去看看父母在做什么,然后帮着他们打理打理一些简单的家务活。但父母为此并不是很满意,经常抱怨他回家后不做家庭作业,不爱学习。其实他知道回家后也有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花在学习上,所以在学校下课休息的时候,他总是做了很多作业,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大部分都是其中的。第二天老师检查作业,他只须提前十来分钟到学校,把剩余部分做完就马到成功了。在学校他基本没有休息的时间,总是忙于学习,要么就是想着家中辛苦的父母。父母知道他这么刻苦学习、又这么懂事后,总是很欣慰,干活也更有动力了。

  在学校他把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学习上,很少有机会与同学娱乐玩耍,不过还好,小学生从来不计较这些。每次大家做游戏的时候,总有几个同学叫上他,但几乎都被他拒绝了。对于这样的状况,任课老师也找过他几次,叫他应该经常和同学一起玩。发现没用后,班主任甚至找过他的父母,让他们给他做思想工作,也说了在学校学习和同学关系是同等重要。作为父母,当然知道自家孩子的个性,虽然仍觉得自己孩子这些方面做的不是很好,但他很懂事,他们很爱他。

  第一学期结束,他以班上第一名的成绩,得到了两个本子和一直铅笔的奖励。班主任、任课老师对他赞赏有加,父母对他也持非常肯定的态度。第三年、第四年,他的弟弟和两个妹妹陆续入学,他的成绩还是那么优秀。

  他清楚的记得,为了两个妹妹上学,父母向姑姑家借了35元钱,还是不够学费。在从姑姑家回来第二天,父母便到山上砍柴去卖,以填补剩下的学费。只是,那一天黑夜来临,还不见父母回来,作为家里的长子,在爷爷奶奶的嘱托下,他提着家里用的一盏煤油灯,沿着小路向父母砍柴的地方走去。黑夜的路上,冷风拂过脸庞,他瘦弱的身影在路上不停地摇晃。走了一段距离,月亮从云雾中露出了笑脸,他熄灭了油灯。在微弱月光的照耀下,掀开旁边多刺的枝叶,继续向前走去。快要到了,他想着父母这个时候一定是砍柴疲惫了,在月光下休息,他想象着那种美好的场景。站在山脚下,停下脚步向前望去,近处大山一片漆黑,在朦胧的月光下,除了大山固有的轮廓,看不清其中的树木。他慢慢感觉到一股凉意略过头顶,放下油灯,他静静的探听着里面发出的声音,除了枯叶的吱杂生和偶尔的虫鸣声,其他什么都没有听到。渐渐的,他不由自主捡起来煤油灯,飞快的向家跑去。